, ,

學習如何熱愛海洋

摘自 Kaitlyn Mast

去年的夏天就是唯一那個我學會熱愛海洋的夏天。這不代表我討厭海洋,我只是單純不瞭解它所以感到害怕。我於美國賓州長大,每個周末我們全家會去附近的山林溪流旁野炊,水流的方式與海洋是不一樣的。山林中的那較涼爽的空氣,感覺已逃脫聞起來像潮濕的葉子空氣以及充滿蚊子的八月份。我和我的弟弟們會在河流中築起一道石牆,讓水能夠在被堵住而形成一個水池,而這水池必須夠深讓我們能夠坐在裡面。這些水似乎是可以操控及控制的,總是向前往山下流去,但不知怎麼的,我們感覺我們好像可以掌控水的漲潮與退潮。

當我來到台灣時,我發現這裡的海洋非常的美但卻也是危險的,有時令我讚嘆,有時也讓我害怕。而在海洋中,似乎也沒有任何東西如同那些被堆積起來的石頭一樣,可以容納海洋又或是改變水流的方向。不同於山林中的河川涓涓細流,海洋的海水怒嚎著,泡沫拍打著岸邊。海洋對我而言,遠遠超乎我的控制及瞭解。

但就在去年,我學會了如何熱愛海洋。我住在一個悶熱城市,海洋自然而然成為我和我朋友們禮拜六避暑的好去處。而我特別記得那一天的風特別大,洶湧的浪潮及拍打的方式是我從來不曾預見的,就連我最高的朋友的腳也被海水淹沒。當我那位海洋愛好者正追著浪時,我試著站穩腳步但還是跌的非常狼狽。每一次海浪拍打過來,我都試著站穩好抵擋它,但結果卻是被他人拉起來然後往前翻跟斗。我喝下一口又一口非常鹹的海水,接續而來的是咳嗽,然後趕快呼吸。儘管我嘗試著在海中游泳,海洋的力量總是比我的意志還強大,而使我無法浮在水面上。我害怕海洋,因為暗流更可能把我拉離水面。我深深的感受到失去控制的感覺,已經不再是我所熟悉的那山林中的溪水了。

終於,在我朋友教我如何屈服海浪以後,我學會如何駕馭它。這不僅僅是觀察以及學習它們是如何流動的,更要去感受海流,然後與它們一起沉浮,讓海流能夠乘載著你並帶著你往同一個方向前進。這並不是與它們搏鬥,只要一起流動,隨之而來的是讓我能夠釋放對它的害怕,然後領著它到岸邊。

學習熱愛海洋就如同我學習如何帶著使命居住在台灣一樣。若是幾個月前你問我上帝正在做什麼,我必定會興奮地告訴你關於台灣青年使命團基地與美國蒙大拿青年使命團基地的合作-浪濤。藉由這雙份的努力,我們規劃一個三年目標,而這目標是能夠見證500個人成為耶穌的門徒,能夠與台灣50間教會建立關係,並且能夠送出50位長期宣教的宣教士。而這一連串500-50-50的規劃,將會在台灣發生,你說是不是非常讓人興奮呢!

這件事是真實且令人興奮的,而我有也有了新的觀點及看法。一直到現在,台灣就像是山林中的溪流一樣,我們也正藉由一起合作的方式去搭建更多的石頭去改變目前台灣的民俗文化,去翻轉一個充滿偶像崇拜以及具體形象主義的國家,讓這國家能夠知道耶穌、愛耶穌。或許我對於我們這在做的事有些誤解,但這實在讓人感到興奮呢!

幾個禮拜前,我有機會來到台東參與兒童英語營的教學,而這也是之前台灣青年使命團的同工們尋找新基地的地方。住在台灣的這三年來,除了這幾次的小旅行以外,我幾乎沒有踏出台北市。這真的是一個很棒的機會去更認識台灣,但我最初的興奮感卻也因為實際去過以後而逐漸減少。我剛結束休假回來,也接到一個重要的信息。還記得那時已經下了一個禮拜的雨,我在沙發上被層層的包住,我開始試著去回想起初為什麼我會到那個地方。我正在做些改變嗎?這樣做是值得的嗎?我好像不是那麼有心情去我不熟悉的地方旅行。

去台東就如同我再一次正面迎向海洋的浪濤一樣,而我才瞭解我一直在與他們搏鬥。去台東的那個禮拜,我遇到了心理交織著枷鎖的人們,這也讓我知道我必須記得我為什麼來台灣。我準備好要去台東做些改變,但取而代之的是,那是一個定睛於上帝的禮拜,上帝讓我們每一個人都成為他現在正在台灣做的大事的一小部分。

在台東時,我們團隊待在使命團同工們經營的盤石咖啡館最為社區的延伸。我們睡在去年來自美國蒙大拿使命團的同工所搭建的床上,也用著同一批人去年所搭建的熱水器洗澡,我們也將那些來自於當地教會奉獻給磐石咖啡館的食物冰在冰箱裡。我們圍坐畫有地圖的貨運板邊,這是一位門徒訓練學校的學生畫的;同時我們也將我們台北童工畫的也一同掛在牆上,讓磐石咖啡館感覺更有歡迎的感覺。我們能夠來到這邊是因為別人在我們抵達前就渴望我們到來。

在台東我們意外發現上帝已經在這裡做大事了。在與我們一起事工的教會,小朋友們每天不是沒洗澡或是沒有吃早餐就出現在教會裡,然而這是起因於一個不完整的家庭制度。當我們與他們一起玩球時,教會的職員會給他們早餐吃、會幫牠們剪頭髮以及幫他們洗澡。這樣如此實質的愛,在我們來之前就已經開始許久了,而我們離開後也會持續著。每一天,我們從教會的志工那邊知道他們的一些小故事,雖然讓人心痛卻也是美麗的,因為他們在這裡並且正經歷著上帝的愛。

在那裡時,一直支持著我的是那位我夢想可以成為的青年領導。當我們每天結束我這部分的營隊,她總會提醒著那些青年們她的夢想,那就是他們有一天會帶著福音離開台東到世界各地。對她而言,我們是上帝從別的國家送來的英文老師,來這裡幫助他們成為在未來會被送出去的那群人。我們能分辨得出差異性,希望的種籽早已被種下,他們只是在這路途中需要努力的學習及練習英文。

而在那一個禮拜,我開始變得渺小,因為有其他人比我們還要早去台東,好讓我們團隊有機會去到那邊。那一個禮拜我們恢復了教會成員的精神,他們每個禮拜都在教會裡服事,他們也鼓勵那些期盼走入世界的小孩們。我們在這大事中都是渺小的一部份,這已不是我在做什麼,而是上帝正在做的大事。

若是現在問我上帝在台灣做什麼,我會告訴你祂正在建立教會。這個美國蒙大拿使命團與台灣使命團的合作計畫-浪濤,只是祂在台灣做的大事中的一部分而已。我們並不是在溪流中建立水壩,而是被邀請一同在海洋中與祂共游。

今年,祂一直在跟我們說話,呼召我們去追隨祂而不是忙於集結石頭來建立石牆。祂的大能就如同海洋一般,深奧的遠比我們所知道的。我們能做的,就是屈服於海浪,然後與祂一同並行於祂所要做的大事中。

當我回顧去年夏天的一切,我已經記不得那被拉下水面的恐懼了;我記得的是如何敬畏地在海浪旁將自己縮小,即使海浪大的超過我的力量所能抵擋,並且因掃除了什麼而感受到遠比自己更大並且完整的快樂。我再次瞭解,這全都是歸給祂的榮耀。海洋真的很棒,你是否也一起跟隨著海浪了呢?

Kaitlyn Mast

Kaitlyn Mast

Kaitlyn Mast 家鄉位於賓州中部小鄉鎮. 在她完成蒙大拿基地的門徒訓練課程後,來到了台北大城市就讀聖經研讀學校.在最近加入聖經研讀學校當同工與註冊部門服事.她的熱忱在於看見人們受到聖經裝備與教導裝備,尤其是看見受到拓荒宣教的裝備.她相信巧克力,神的故事使世界可以更不一樣.

{:}

0 回復

發表評論

Want to join the discussion?
Feel free to contribut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