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合一-受到基督肢體內的驚喜

摘自 Travis Kleppen

假如您到青年使命團蒙大拿基地的網站,點閱「浪潮(The Surge)」頁面,你將會看見一句用英文大寫強調的句子:「一個目標國家˙一個策略˙一起同工」。這段標語簡單說明了「浪潮」計劃,神的子民彼此齊心與神同工,將福音傳達到未得知名之地。當上帝結合我們的基地,不單是呼召我們到異地得著失喪靈魂,而且還要我們建造彼此的肢體,對我們來說,這豈不是個驚喜的點子嗎!

「浪潮」計畫的初期,是蒙大拿基地遠道而訪另一個青年使命團(YWAM)的基地,以3到5年的時間完成唯有上帝同工能成就的事,這便成就了我們的相遇。

當我們聽見「浪潮」這個計畫的概念,YWAM台北基地認為上帝在帶領他們擴張神的國度,要在台灣這塊土地開拓更多YWAM的工作。但我們為還的目標並不完全清晰,直到蒙大拿團隊蒞臨並告訴我們「浪潮」計畫的概念和一起同工的想法,我們需要尋求神,詢問上帝要我們為他的國度做哪些事。在我們的領袖禱告後,我們得到「浪潮」四個基礎目標。

經歷了三年半的過程,我們希望看見500為門徒被耶穌興起,這並不只是擁有500為禱告勇士,而是指著將有500個人不只滿足於嘴上有耶穌,還要在信主後持續的接受門訓。其次,我們希望看見50位同工從我們基地被差派到創啟地區做拓荒宣教事工。第三個目標是希望能串連起與當地教會的協同工作,將有50個合作的事工能聯合辦理。終極目標是要在台灣不同的縣市中開拓3個YWAM工作。

在台灣的我們時常認為是上帝差派了YWAM蒙大拿團隊給我們,他們從事裝備、差派和訓練,而台北基地只要接受;然而上帝決定給我們一個驚喜,上帝做了某些改變,他總是有辦法讓事情發展成超乎我們預期的樣子。

當我第一次聽到「浪潮」這個計畫是當我還在北達科達州一個繁榮的城鎮工作籌措經費以償還大學學貸,好預備我能夠前往台灣擔任同工的預備。我看見一支影片係屬於YWAM蒙大拿基地所發行,其中描述了「浪潮」計畫的概貌。康力先生是台灣基地的領袖, 他介紹著透過兩個基地的合作計畫看見上帝才能完成的目標。他分享了台灣對福音有極大的需要,也傳達了對Lakeside基地願意參與這份服事的感謝。

當我抵達台灣,「浪潮」計畫正如火如荼的進行著。大夥委身在拓荒宣教工作,短宣隊伍已經開始分享福音,台灣和蒙大拿的大家正為著贏得神國度而持續禱告著。原本的出發點是兩個基地能夠一起同工,一起看見台灣得見耶穌,蒙大拿基地更積極的差派宣教士,而在台灣的我們見證著上帝的工作持續運行。

電影哈比人片中有一幕,一位巫師名叫甘道夫(Gandalf),對個另一個角色加拉吉爾(Galagriel)說話。他們正談論著世界上的事件,當巫師走出來時加拉吉爾問到:“Why the halfling?”,她真正的疑問是:「為什麼你要帶領這微不足道的民族與你同行並看見你如此龐大重要的工作呢?」甘道夫的回應是:Saruman相信唯有一個巨大的能力能夠制服惡者,但這並不是我已找到的,我所發現的是無名小卒的每日力行足以將黑暗保持在其範圍內,這些微小的行為就如善良和愛。魔戒電影中「為什麼比爾博˙巴金斯?(Why Bilbo Baggins?)」(在該影片中扮演關鍵角色)這個疑問的答案我無從得知。也許我會害怕,但他會給我勇氣。(Jackson,電影:哈比人:意外之旅。)

現在並不是個完美的對照,但我相信現在的狀況是「浪潮」計畫的驚鴻一瞥,並不是比爾博不能貢獻能力,而是還沒有足夠的證據能顯明他能夠達成不可能的目標並宣告他家鄉所在。甘道夫看起來是為國家領袖,但比爾博擁有的能力卻遠大於他自己所知,若不是他們兩人同在同心,他們可能永遠無法達成目標。YWAM台北基地正如比爾博需要甘道夫同在一樣,YWAM Lakesider來到我們當中帶領我們,但實際上,我們發現我們能給出的比我們想像的還多,而人們也因著達到目標而有所提升。

在「浪潮」計畫中,我們當中的許多人會問一個基本的問題,YWAM 蒙大拿遠道而來提供幫助,協助達成上帝給YWAM台北基地的目標。我們已經看見上帝使用Lakeside基地建造我們、祝福我們,我們接收到來自他們的幫助遠多過我們所能回饋的。他們差派人來到我們的訓練學校進行教導;我們向他們邀請講員來作同工訓練;他們幫助我們的基地做些架構調整讓我們的基地更有效率地運作;我們接受門訓學校和提多訓練的短宣隊、傳福音隊、聖經教師、諮商師,更誇張的是,他們有個團隊在地球的另一端,為了參與上帝在台灣的「浪潮」計畫不眠不休毫不倦怠的工作著。

我們從Lakeside基地得到許多支援,不僅如此,在「浪潮」計畫進行的期間我們經歷了另一份極大的驚喜,上帝透過這個計畫讓我們彼此幫補。蒙大拿基地信實的差派隊伍來到我們其中,而我們的短宣部門也持續找尋機會讓福音可以藉著這些隊伍被傳揚出去。當我們將教師們送到蒙大拿去接受裝備的同時,教師們也不斷從蒙大拿來到我們當中為我們的學生和同工們作裝備訓練,為著同樣的目標,兩個基地分別在太平洋的兩端不停的工作著,這美麗的畫面正是上帝獨特的設計,他渴望教會能同為一體,同蒙造就。

幾週前,我們基地收到了一份來自蒙大拿的緊急代禱事項,當我們的同工一聽見,我看見20位同工立馬放下手邊工作,為Lakeside基地召開緊急會議,隨後不僅僅是為蒙大拿所發出的代禱事項禱告,接連還有其他代禱跟進,而在例行的「浪潮」禱告會中更安排了事項的代求,為事件作出回應。兩方基地聯合在同一時間做同一件事就好比同在基督的肢體內作同一件上帝的事一般。

保羅在哥林多前書12章說道:「假如腳說:”我不是手,所以我不屬於身體。”它不能因此就不屬於身體。假如耳朵說:”我不是眼睛,所以我不屬於身體。”它也不能因此就不屬於身體。假如整個身體只是眼睛,怎樣聽呢?假如整個身體只是耳朵,怎樣聞味呢?但現在 神按照自己的意思,把肢體一一放在身體上。假如所有的只是一個肢體,怎能算是身體呢?但現在肢體雖然很多,身體卻只是一個。」(新譯本)

我們同是基督身體,當我們在不同崗位上發揮不同功能時我們更是基督肢體的寫照,倚靠著其他肢體才能完成神的工作。

當我就讀大學時,當時我已是多年的信徒,我認識了一位名叫Pat的新信徒。Pat在校園團契舉辦的一場秋季的退休會中決定要成為耶穌的門徒,因著他對耶穌的熱情和追求的渴慕,我們開始一起尋求耶穌,一起作門徒訓練也和其他的信徒們花時間相處。

那時的我是門訓者的菜鳥,但有一件事令我印象極深刻,當我花越多時間投資在Pat身上,實際上我發現是Pat在門訓我,當他為信仰而戰、想對抗自己的罪、他追求耶穌然後耶穌對他生命發出呼召,這深深激勵我。

這也是我所見的,當兩個基地因為「浪潮」計畫開始童工,我相信上帝會做一件彼此造就的工作。YWAM蒙大拿基地並不像是一位上司告訴下屬應該要做哪些事、怎麼做,取而代之的,上帝好像把兩個基地當作手足一樣的建造起來,看起來像是蒙大拿哥哥在我們同走一段的旅程中給予指示好讓我們能夠一起得著這世代。上司與下屬的關係就好比師生關係,但上帝給我們兩個基地的關係,是手足的關係,是更堅韌、互益的。

就我的角度看「浪潮」計畫,我看見一個不可思議的教會,基督的肢體因著福音的緣故一起同工。當YWAM蒙大拿基地延伸他們的膀臂協助裝備YWAM的台北基地,建造500位門徒、50位拓荒宣教士和50個同工的當地教會,上帝給了我們跨6000哩、橫跨太平洋的主內肢體一起同工,上帝更裝備我們成為基督的雙腳,去得著失落的國度。去年我們真實的經歷了「浪潮」計畫的其中一段標語實現:「一個目標國家˙一個策略˙一起同工」。

Travis Kleppen

Travis Kleppen

親愛的朋友們您們好,我是Travis,我是YWAM台北基地的一份子。我在美國北達科達州的西部長大,2011年的春天大學畢業,第一次來到淡水是在2012年的秋天,我來上門徒訓練學校。在訓練結束後上帝持續呼召我回來這裡,他帶我回來念完聖經研讀學校,隨後一年半的時間我回到故鄉,接著他再次帶我回來學習中文,如今我已訂婚,將在今年夏天完婚。

{:}

0 回復

發表評論

Want to join the discussion?
Feel free to contribut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